17199.11

冷CP

照顾黑进自家的警棍的打字机

想到啥写啥,没有脑洞,文渣

OOC注意。         警棍没赌出来。

下面文。
喂,拜托,
这个从英国跳槽到芝加哥的家伙什么情况。

这是汤姆森得知维尔德将要被同僚解决掉是的第一想法。

话说名字是不是有点耳熟。

这是汤姆森检查弹鼓子弹数量时的想法。

哦对了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服役时,以美军之名被派到英国增援时,见到过几次。好像是搞间谍活动或密码破译的?
“哈喽我是汤姆森你叫我芝加哥打字机也行你叫什么”
“呃,你好.......我是维尔德..........微声武器”
别的就不清楚了。

这是汤姆森在一边下楼一边整理佩刀和烟盒的时候在想的事情。

被称作“芝加哥打字机”的冲锋枪有点烦躁了。
“等着我啊,等着我。”

心里想着某个微声手枪,冲锋枪不由得把福特轿车的油门踩到底。


如果BOSS说的地点没错的话,也就是这里了。
汤姆森想着,点了根烟让自己冷静下来。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在乎她。大概只是由于对对方的不熟悉而感到好奇?亦或是对对方的名字出现在新招的小弟的名单上感到惊讶?

总之,等赶到了,应该就能解决大半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微声手枪又何曾想到过,自己费心费力潜入的黑帮居然有!熟!人!
.............不过也不算是很熟吧?只是在战时打了个招呼而已。既然如此,在对方还没认出自己之前,死掉,或全身而退,都是很好的结局。只不过自己运气不太好,遭遇了前者。

维尔德遍体鳞伤地瘫倒在地上,周围是对自己剑拔弩张的黑帮成员。
“只能怪你自己喽”
斧头离自己越来越近,维尔德选择了放弃。

“突突突突突————”

自己的前方,也正是那群人的正后方,传来了“芝加哥打字机”独有的枪声,近处,还能听到子弹穿过皮肤“噗噗”的声音。
离自己不远的距离,斧子掉在地上。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,试图遁入的人也一个个倒下。

来人径直走到维尔德身边,说:“回去之后你有的是时间解释。新人。”

汤姆森把维尔德抱上车,在回去的路上,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时间。

“你个间谍什么都不打算说嘛”
“你、咳咳  你怎么知道、我在这”
“BOSS那里谁什么时候去了哪里,干什么只要不是私人时间都有记录的”
“那你......接下来,打算怎么处置我”

维尔德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。汤姆森甚至可以想象出那帮人怎么毒打维尔德,维尔德又是如何忍受他们的毒打。她知道他们从不留情,这也是这个帮派即使实在芝加哥,也仍然十分强大的原因。

“你、打算、怎么、处置、我”
维尔德又问了一遍。

“............”
“............”
“......闭嘴吧,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”
汤姆森知道,关于维尔德,她还有很多秘密等待着她去挖掘。

但不是现在。

汤姆森少有在战斗之外的时候的认真起来。
汤姆森把维尔德抱上床,拿出药箱,脱下维尔德的衣服给维尔德上药。

汤姆森开始庆幸自己来得早,那一小队人都没有来得及用刀或枪。最多只是一些发炎的擦伤和淤青。否则老战友春田不在,自己懂得的这点外伤包扎技巧可能就不够用了。

但尽管如此,维尔德也因为伤口发炎,引起了发烧,现在浑身发烫。汤姆森在维尔德的额头,手腕等部位敷了湿毛巾,然后贴心地帮间谍盖上被子。

忙完这一切后,汤姆逊看到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。这下只能去外面吃(别问我为什么黑帮管饭),自己有又不是很饿就在客厅的沙发睡着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.....为什么我把汤哥描写得和太太一样。(OOC到天边)

评论(2)

热度(19)